人生的智慧
叔本华

◆ 第2章 基本划分

这是因为人内心的快乐和痛苦首先产生于人的思想、感情和意愿。

一个人所能得到的属于自己的快乐,最一开始就被这个人的个性决定了。

他们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只能追求短暂的感官乐趣,这种乐趣费钱却不费时。他们用这种娱乐来代替精神享受,但却是徒劳无功的。

◆ 第3章 人是什么

人的精神思想方面的优势越大,给无聊留下的空间就越小。

而卓越智力的前提条件是敏锐的感觉,而其基础是强烈的意愿,也就是强烈的冲动。这些素质结合起来就使情感变得十分强烈,极大地提高了对精神和肉体方面痛苦的敏感程度。任何不愉快的事,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骚扰,都会导致强烈的烦恼情绪。

哪怕一百个愚笨的人在一起聚会,也无法产生一个智慧的人。

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只能在独处与庸俗之间择其一,此外没有其他的选择。

然而,大多数人在闲暇时都获得了什么呢?除了声色享受和嬉笑打闹,就是浑浑噩噩和庸俗无聊。人们对闲暇的消磨就表明闲暇对他们来说毫无价值。

所以,个性越丰富、越出色,特别是具有卓越的精神思想,就是生活在世上最大的幸运,虽然最后命运的结果不一定是光彩夺目的。

第一类是由机体新陈代谢能力带来的快乐:包括进食、消化、休息和睡眠。一些国家认同这类快乐,甚至是全民的娱乐方式。第二类是运用肌肉力量带来的快乐:包括走步、跳跃、击剑、骑马、跳舞、打猎和各类体育游戏;甚至包括战争和搏斗。第三类是发挥感觉能力带来的快乐:包括思考、观察、感觉、阅读、冥想、写作、学习、发明、演奏和思考哲学等。

所以,对于普通人来说闲暇就变成了一种负担。确实,如果不能用各种虚幻的目标和各种各样的爱好娱乐来消磨时间,那么闲暇最后就会变成痛苦。

一个天赋异禀的人的头脑拥有超常的神经活动,所以他对各种痛苦的感受能力也会更强。此外,他拥有超凡禀赋的前提条件——也就是激烈的气质,再加上与此相关的对事物和形象的更加鲜明、彻底的认识,都会使他所感到的情绪更为激烈。

他的存在缺少这样一种强烈欲望的驱动,即对知识和真理的探求,以及享受真正的美的强烈愿望——美的感受离不开对知识和真理的探求。

那些具有卓越的精神思想的人只会让他感到反感,乃至憎恶。那是因为,这种人激起了他那可憎的自卑感和愚蠢的、不为人知的忌妒心——他一直试图小心地遮掩着这些东西,甚至对自己也遮掩。

◆ 第4章 人的财产

当一个人的意识中还不存在对某种东西的需求时,他就不会感到这方面的缺乏。就算没有这样东西,他的内心也仍然是平静的。

我们感到不满的原因就在于我们试图不断地提高自己的要求,但与此同时,其他阻碍我们成果的条件却没有改变。

如果一个人最初就有丰厚的财富,能够真正独立自主地生活,亦即不用付出辛劳就能过上舒适的生活——哪怕是只能维持自己的而非全家的生活——那就是一种十分珍贵的优越条件了;因为这样一来,他就能摆脱人生中的匮乏和辛劳,从大众的苦役中解脱出来——而这种苦役是普通人的宿命。

◆ 第5章 人在他人心中的位置

虽然只要简单思考一下就能明白,对于我们的幸福来说,别人的看法在本质上来讲并不十分重要。

只有当他人的看法对某件事物发生作用,并从而影响到我们自身时,我们才需要考虑他人的看法。

大部分人的头脑中充满的思想和念头都是肤浅而微不足道的;他们目光短浅,没有什么高尚的情操;他们的见解也充满错漏、不分是非,——这时,我们就会渐渐地很漠然地对待他人的评论了。

。只要听一下一群愚蠢的人是怎么用轻蔑的语气讨论那些最伟大、最杰出的人物,我们就会对他人的看法更加不以为意了。

他人的意见通常都是比较刺耳的,如果一个人听到别人背后对他的议论,以及议论时的语气的话,肯定会大发雷霆。

隐居之所以对我们获得内心的宁静有很大帮助,主要是因为我们远离了他人的目光。

任何人在面对大多数傲慢、无耻的人时,一定要把自己的优点铭记在心,不管是哪方面的优点。这是因为,如果一个人在与别人交往时,谦虚地隐藏自己的优点,对自己和他人一视同仁,那么别人也就会光明正大地认定他就是这样。

因为按照这种观点,每个人都要把自己表现成傻瓜,从而很巧妙地使所有人都降低到了同一个水平。这样一来,好像世界上只有傻瓜,而没有其他人了。

因此,哪怕一次的恶行就能够确定地表示:如果再出现相同的情况,此人之后的行为都会具有相同的道德性质。

只有当他人对我们的看法之于他人对我们的行为有着决定性影响的时候——或者只是有时如此——他人的看法才有价值。

性别名誉

◆ 第6章 建议和格言

理性的人追求的并非快乐,而只是避免痛苦。

如果我们意识不到自己身体整体上的健康,而只是关注疼痛的伤口,那么我们就会因为这一小块伤口而失去了总体上的舒适感。与此相同,虽然各种事情的发展都合我们的意,但只要有一件事没有按照我们的意愿进行——哪怕是一件很小的事——这件不如意的事就会进入我们的意识;我们就会总是想这件事,而忽略了其他更重要的、随了我们心意的事。

每一种快乐其实都是意欲受到的限制被消除后,意欲得到解放而产生的。

所以,如果想要从幸福论的角度判断自己的一生是否幸福,就需要把曾经避开的灾祸,而不是享受的快乐列举出来。

所以,一个人最幸运的就是一生中没有遭受过巨大的精神痛苦或肉体痛苦,而并非曾享受过多少强烈的快乐。

如果我们反过来为了避免痛苦而以牺牲欢愉为代价的话,我们肯定能得到好处。

如果人们尝试将痛苦的人生舞台转变成一个欢乐场,用寻欢作乐代替尽可能避免痛苦作为人生目标——正如很多人的做法一样——那就是非常荒谬的本末倒置的事。

热闹、隆重的欢乐场合大多内在空虚,总会出现不和谐的情况,因为这种狂欢氛围与我们充满匮乏和苦难的生活十分不协调。

;因为使他烦恼的事情越少、越不重要,那他就越会感到幸福,因为如果我们连非常微小的烦恼都能感觉到,说明我们的状态很舒适、安宁

我们要自我提醒不要对生活过多要求,因为这种做法会扩大我们幸福所依赖的基础。

最初,我们没有想过我们的一生之中不可能始终保持创造的能力和享受的能力。

很少有人能够将两者之间的关系把握在一个恰当的尺度上

为了使我们生活中的安宁不被并不一定会发生,或者不确定什么时候会发生的不幸破坏,我们必须习惯于认为第一种不幸永远不会发生,而第二种不幸短期内不会发生。

这些美好的日子总是被我们不经意地度过了,只有当不幸真的到来时,我们才会怀念和渴望那些逝去的美好时光。

我们的目光所及、活动范围和接触的圈子越小,我们就越幸福;反之,我们就会感受到更多的焦虑和担忧。因为当范围扩大时,我们的意欲、恐惧和担忧也会增多。

不能不同意一个不喜欢独处的人,是对自由缺乏热爱的人,因为一个人只有独处时才能获得自由。

不然的话,经常与和自己不一样的人打交道会扰乱心智,并且丧失自我,而且他做出的牺牲无法得到任何补偿。

在现在这个时代,我并不赞同这种观点这个世界上具有真正价值的东西往往会被人们忽视,而人们关注的东西通常没什么价值。

他要减少对他人的期待,不论是在道德方面还是在思想方面。

如果事情的结果并不好,那么只能归咎于任何人事都会受到偶然和错误的捉弄。

如果预计中的不幸没有发生的话,我们就会收获意外的喜悦。

我们应该为自己的愿望设限,控制我们的欲望和愤怒

一个缺乏思想的人无所事事时,就会打响指,或者敲打手边的随便什么东西。

对于我们的幸福来说,需要我们去从事某样活动,比如制作或者学习某种东西。

那些具有卓越禀赋,而且认识到自己具有创作内涵丰富、和谐连贯的巨著的能力的人,无疑是最幸福的。

在被他人侮辱的时候,我们可以想一想那些尊敬我们的人;为了应对印象中的某种威胁或危险,就集中精力思考能够解决这一危险的方法。

如果我们的看法与周围所有人都不一样,并且他们的行为也都和我们不一样,虽然我们坚信别人都是错的,但也很难做到坚持自己能够不动摇。

这个人是按照某条永恒的、形而上的规则存在的,他只能展现出现在的样子。

如果我们对一个人的本质加以彻底谴责的话,那这个人唯一的选择就是视我们为敌人。

他人不合我们的心意,阻碍我们的行动,但是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由一种从他们本性中产生的严格的必然性导致的,就像必然性导致了物体活动一样。

这一点首先可以解释为什么平庸的人通常人缘很好,总是能够轻易找到关系很好的朋友。

很多人都只会观看,而不会思考。他们如果手边没有雪茄的话,就会用制造噪音来感觉自己的存在。

他们听到别人的话立刻就能想到自己,哪怕是无意的一句话,只要与他们稍有关系,他们就会把全部的精神和注意力投入进去;这样他们就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理解谈话的客观内容了。

野蛮人之间人吃人,文明人之间人骗人

最重要的是明白和理解规律,然后是把这些规律运用到具体事务中。我们只要运用理性一下就能做到前者,而只有通过循序渐进的练习才能做到后者。

装作拥有某样品质,实际上就等于承认了自己并没有这样品质。

一个人的自身越是丰富,就越难以忍受世俗常规的安排

除了在需要朋友提供帮助和做出牺牲的情况以外,检验真正友谊的最好方法就是告诉他们我们遭遇了某种不幸。那一瞬间,他的脸上或者流露出真心的、纯粹的悲伤,或者表现出淡然的样子,或者表现出别的神情,后面两种情况都证明了拉罗什福科的名言:“我们总能在我们最好的朋友遭遇的不幸中发现某种不会让我们不悦的东西。”在类似情况下,我们所谓的朋友的脸上甚至总会流露出一丝笑意。

如果很长时间不见面,就连我们最好的朋友也会在时间的流逝中逐渐变成抽象的概念;我们对他们的关心也因此越来越理性,甚至这种关系最终只成了一种惯性。

表现出聪明才智就等于间接指出了他人的愚蠢和无能。

最值得一个人骄傲的实际上是他的精神思想素质,因为人相比于动物的优势就体现在这一方面。

就像对我们的身体来说温暖是很舒适的一样,对于我们的精神来说,感到优越也是很惬意的。所以,每个人都会按照天性接近能够让他获得优越感的东西,就像本能地靠近阳光或者炉火一样。

我们会发现:一个长得还可以的姑娘对一个长得丑陋的姑娘的欢迎是那么热情!虽然和一个比自己矮的人站在一起会比与一个比自己高的人站在一起更让人舒服,但男人的身体优势并不是最重要的。所以,通常来讲,在男人中,愚笨的人会受人喜爱,而在女人中,长得丑的人会更受欢迎。这些人轻易就能得到善良的美名,原因就是,人人都需要为自己的喜爱找一个借口,用来自欺和欺人。

我们不应该为他人的不信任而愤怒,因为这种不信任体现了对真诚的尊重

。如果一个人表现得粗鲁、没有礼貌,那他就像脱光了衣服,赤身裸体地出现在人前。

如果一个人来到人世间义正词严地在一些重大问题上教导人们,那么他能够全身而退就已经非常幸运了。

由于我们总是想象,有些事情别人不可能注意不到,所以常常自己暴露自己。

我们让那笔被骗走的金钱花得十分值得,比任何其他钱花得都要值,因为我们用这些钱直接买回了聪明。

忘掉一个人的劣根性就像把千辛万苦赚来的钱扔掉一样。

我们可以用礼貌的态度和友好的声调对很多人说出冒犯的话,同时又能避免直接的危险。

不管人生呈现出什么样貌,人生的构成要素都是一样的。

人生中的各种事件就像万花筒里的景象一样,每次转动都能看到不一样的画面,但实际上,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同一个万花筒。

我们走过的人生道路并非完全是我们的所作所为决定的。而是由连续的外在事件和我们不断做出的决定这两种因素共同决定的。

命运负责洗牌和发牌,而我们只能出牌。

想要迫使正常、适中地行进着的时间加快脚步,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

勇气对于我们的幸福而言是非常重要的素质,其重要性仅次于聪明才智。

如果一个人看到乌云出现在天空或者地平线上,就感到灰心丧气,不断抱怨,那么他就是一个胆怯而懦弱的人。

哪怕这件事情有危险,但只要它的结局仍然没有成为定论,只要还有可能使结局变得更好,我们就不能胆怯和犹豫,而应该奋勇斗争,就像只要能看到一小块蓝天,就不能对天气绝望一样。

就算天塌下来变成一片废墟,他的脸色也不会有丝毫变化。

◆ 第7章 人生的各个阶段

在青春时期,不管我们处在什么样的环境和状态之中,我们都会感到不满意,原因在于,我们刚刚了解到人生的虚无和可悲——我们之前所期待的可是完全不同于此的生活——这种虚无和可悲是无处不在的,但我们却以为我们的环境和状况是罪魁祸首。

我们处于旭日初升般的青年时期时,我们看到的是诗歌和小说中描绘的景象;我们有着强烈的渴望,迫切盼望那些景象变为现实,急不可待地想要抓住空中的彩虹。年轻人希望他们的人生能够像一部充满趣味的小说一样。因此他们也就获得了失望。

如果说人的前半生是以苦苦寻求幸福而无法满足为特点,那么,人的后半生则以对遭遇灾祸的恐惧和担忧为特点。

青年时期,他们觉得人群遗弃了自己;成年之后,却觉得自己逃离了人群。

人生经验的首要任务,就是消除那些在青年时期就在我们头脑中生根发芽的幻想和虚假概念;但是想要使青年人远离这些是非常难的。只有最理想的教育才能完成这一任务,虽然这种教育必须是否定的。想要完成这个任务,必须最初就将儿童的视野限制在一个尽量狭窄的范围内。在这个范围之中,让他了解清晰、正确的概念;只有当他对这一范围之内的事物都有了正确的认识之后,才能慢慢地扩大这一范围。

一个人如果在年轻时就学会了察言观色,长于待人接物;所以,能够驾轻就熟地处理社会上的人际关系,那么对于智力和道德来说,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因为它说明这个人是一个平庸之辈。但是,如果一个年轻人在处理这类人际关系时,举动显示出惊讶、疑惑、笨拙和颠三倒四,反而说明他所具有的素质更高。

我们之所以在青年时代心中充满喜悦和生活的勇气,原因之一是我们正在走上山的道路,还没有看到处于山的另一面山脚下的死亡。当我们翻过了山顶,才真正望到了死亡。

从年轻人的角度来观察,生活就是没有尽头的未来;但是从老年人的角度来看的话,生活就成了短暂的过去。

好比一年中春季的日子是悠长而烦闷的,生命的春天的日子也一样漫长而令人烦躁。但一年中和一生中的秋天,时光却很短暂,但是更加晴朗而缺少变化。

很多事只是在最初看起来是有意义的,但是经过多次重复,就慢慢失去了意义。

有时,那些尘封已久的往事通过我们回忆和想象又生动地展现在了我们面前,就好像昨天才发生一样,和我们离得那么近。这是因为从这件事发生时到今天为止的中间那段时光被我们遗忘了。

有时,我们认为自己在怀念某个遥远的地方,但实际上,我们所怀念的只是我们在年轻而充满活力时在那里度过的时光。我们被伪装成空间的时间欺骗了,只要再旧地重游我们就能知道自己上当了。

在身体成长发育的时期,我们的力量和知识在不断地增长。所以我们往往认为今天比昨天更重要。我们的头脑习惯了这种观点,后来,当我们的精神活力逐渐减弱,今天反而没有昨天更加重要时,这种惯常观点还保留在我们的头脑中。所以,我们常常低估了早年做出的成就,而且也低估了当时的判断力。

其中一个原因在于人的智力要以物理世界为基础,另一个原因则在于智力需要经验提供素材。

那些根据世俗标准制定的伟大或渺小,尊贵或低微,没有太大的差别。

如果一个人活到很大的年纪,最后没有病痛地去世,他就是享有了极大的恩惠。

无论我们能活多久,我们能够享受的只有无法分割的此刻,此外别无其他。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