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然(KK三部曲·展望)
凯文·凯利

◆ [作者序]

我认为在计算机与电话线连接之前,计算机时代并没有真正到来。

科技在本质上有所偏好,使得它朝往某种特定方向。

◆ 第1章 形成 Becoming

只有定期升级,才能让你的科技产品保持健康。

无论你使用一样工具的时间有多长,无尽的升级都会把你变成一个菜鸟

但新事物还是源源不断地被我们发明出来,它们给我们带来了新的欲望,新的向往,新的需求,也在我们的思绪里挖出了难以填满的新的沟壑。

我们与动物祖先的区别,在于我们不仅满足于生存,还要疯忙着去创造出前所未有的新欲望。

某些方面过于公平的世界,也会在其他方面上不公平得可怕。

有时候,我们察觉不到“形成”的方向,是因为我们并不认同这个方向。

媒体专家们对受众的全部了解都加强了一种观念,即受众永远不会抬起屁股给自己找点乐子(他们了解的确实不少)。

几年前的一项研究发现,只有40%的网络内容是以商业形式创造出来的。支撑人们创造其余部分的,不是责任,就是激情。

对于制作东西和更加深入互动的热情,而不只是做出选择,是一种巨大的力量。

这是在说AI吧而只要说出你想从手机里找到姐姐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网络就会帮你搜索出来。

到2050年,我们会把网络理解成一种场景。

你能想象在1985年,也就是互联网时代的黎明,当一个充满雄心壮志的创业者,是件多么棒的事么?

互联网仍然处在开端的开端。它只不过在变化而已。

纵观历史,从来没有哪一天会比今天更适合发明创造。从来没有哪个时代会比当前、当下、此时此刻更有机遇,更加开放,有更低的壁垒、更高的利益风险比、更多的回报和更积极的环境。

今天确实是一片广袤的处女地。我们都正在“形成”。这在人类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最佳开始时机。你没迟到。

◆ 廉价的并行计算

知化是必然的,因为它已经近在咫尺。

结果就是,未来的人工智能将由两到三家寡头公司主导,并以基于云端的多用途商业产品为主。

我们希望自动驾驶汽车能够超乎常人地专注于道路,而不是在纠结之前和智能车库之间的争执。医院里的综合“沃森”医生能一心扑在工作上,永远不要去想当初是不是该学金融专业。

当我们发明了更多种类的人工智能后,会在“什么是人类独有的”这一问题上做出更大让步。

或许很难令人相信,但在本世纪结束前,如今人们从事的职业中有70%很可能会被自动化设备取代。

我们不知道这些工作,是因为让这些工作成为可能的机器和技术还未出现。

工业化不仅延长了人类的寿命,还让很大一部分人认为,人类理应成为芭蕾舞演员、专职音乐家、数学家、运动员、服装设计师、瑜伽大师、同人小说作者或是拥有名片上那些独一无二的头衔。

人类的工作就是不停地给机器人安排任务,这本身就是一项永远做不完的工作,所以,我们至少还能保留这份“工作”。

这不是一场人类和机器人之间的竞赛,而是一场机器人参与的竞赛。如果和机器人比赛,我们必输无疑。

◆ 第3章 流动 Flowing

如果一样东西可以复制,那么当它接触到互联网之后,就必然会被复制。

自由流动的复制品已经在互联网这个全球通信系统的本质中留下了烙印。

我们考察一样东西的价值,不再仅仅针对它所包含的原子。这件东西的非物质成分、设计,甚至是它根据我们的需求灵活变化的能力,也都会成为衡量价值的因素。

新媒介最初的形态,是模仿它所取代的媒介。

但我们情愿实时观看更少的节目,也不愿意为了DVD上更好的东西等上两天。速度为王,质量靠边站。

免费是好事,但如果你愿意为它们掏钱,那么这些价值就会比免费更好。

当世界上的图书、歌曲、电影、应用和其他所有事情都以数百万计(其中大部分都是免费的)争夺你的注意力的时候,能被寻找到就具有了价值。

某样东西一旦被数字化,就会像音乐一样,变成可以变形连接的液体。

在新工具加速比特和副本的液态流动下,我们都会成为音乐家。

◆ 减物质化(Dematerialization)

“X领域的优步”的核心业务是将分散在各处的工作需求和人员进行协调匹配,并使其即时开展。

我们现代生活的长远发展趋势就是大多数物品和服务只做短期使用。

大多数物品和服务都在准备着被用来租赁和共享。

而按需即时性,则会更加偏向使用权,而非所有权。

第三种组织工作的形式出现了,即平台。

创业者无需再构建自己公司的复杂的计算架构,而可以直接订阅一个云端的架构。用行业术语来说,这叫作“基础设施即服务”(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IaaS)。作为服务的计算机取代了作为产品的计算机,使用权取代了所有权。

数字原住民[插图]是自由地奔向前方的,他们不会承受拥有事物所带来的负累,可以自由地探索未知的世界。使用而非拥有事物,使我可以保持敏捷和精力充沛,时刻为即将出现的未知事物做好准备。

◆ 分享

物联网与其说是受经济学支配的产物,莫不如说是由分享意愿驱动的作品。

左撇子的纹身艺术家可以相互结识,共享彼此的故事和绝招。

到2050年,最大、发展最迅速、盈利最多的企业将是掌握了当下还不可见、尚未被重视的共享要素的企业。

我将大量的时间贡献给我最喜欢的合作社,并不是因为他们支付的报酬更多,而是因为我特别享受与最棒的人一起工作的感觉——虽然我们从未在真实世界里见过。

我共享的和别人共享给我的信息总量在不断增加——持续的小幅更新、少量改动的版本升级、微小的系统调试等,这种稳步前行的过程使我成长。共享几乎从不间断;即便是沉默也将被共享。

◆ 第7章 过滤 Filtering

这个包容万物的图书馆规模极其巨大,它迅速吞没了我们本就十分有限的消费时间周期。

有很多对你而言可以给五颗星的电影,但你一生中却没有足够的时间把它们都看完。有很多特别适合你的工具,但你没有足够的时间把它们都掌握。

我发现相比专家或朋友的建议,这些推荐引擎更为可靠。

一个党派中的成员几乎不会去阅读他们党派之外的书籍。这种过适的状况会使他们的思维变得僵化。

理想过滤器的第三点是,它将是一种会向我建议某些我现在不喜欢但想尝试着喜欢的东西的信息流。

。而大量的信息消耗的是什么,这是显而易见的:它消耗的是信息接收者的注意力。

就那些易于复制、易于传播、几乎无处不在,并且无时不在的日用商品而言,我们花在上面的注意力基本没什么价值可言。

他们可以将他们几百万美元的广告预算款项直接打到数万个小众影响者的账户上,用以换取他们的关注。

随着时间的发展,如果一个技术持续研发应用得足够久,它的费用就会开始向零靠近(但绝不会达到)。

当所有商品的费用都在向零靠近时,唯一一件还在增加费用支出的事情就是人类的体验——这是无法被复制的。

◆ 第8章 重混 Remixing

另外,文献引用(发明于13世纪)使得学者和怀疑者可以系统化地查找那些影响或阐明文章内容的来源。

最重要的文化作品和最有影响力的媒介将是重混现象发生最频繁的地方。

◆ 第9章 互动 Interacting

未来已经到来,只是尚未流行。

我发现各种虚拟世界中最棒的那些激发出的深层次的现实感并非来源于最高的像素,而是源于大量其他人的参与。

人们偏爱交互式的产品,而苹果是第一家意识到这一点的公司。

我们可以采用相同的游戏化方式创建奖励机制,在现实生活中引导人们向预先设定的方向前进。你可以通过各种行为积累分数度过一天,比如正确地刷牙,行走了10000步,或者安全驾驶。

这样,不仅仅是虚拟世界,普通的生活也可以被游戏化。

在未来的30年里,任何无法实现密切互动的事物都将被当作“坏”掉的东西。

◆ 第10章 追踪 Tracking

有人为了把力量、耐力、专注力和效率提升到极限,花了5年时间实行自我追踪。

每个月他都排列出自己粪便中微生物的组成,而这反映了他的肠道微生物系统组成情况。这个领域正迅速成为医学界最有前景的前沿方向之一。

在传感器长时间的多次测量中,受试者会“忘记”测试这回事

广泛联网带来的一个结果就是,我们可以精确地追踪一样东西是如何被使用的。

比特币将经济体中的每一笔交易公开记录在一本公共账目上,使得所有的金融交易公开透明。交易的有效性由用户之间的相互监督而不是中央银行的监督实现。

◆ 第11章 提问 Questioning

网络如同镜头,能聚焦非凡的事件并把它们折射成一道能够照亮人们生活的光,把各种稀有事件浓缩在一小段可供观看的日常视频之中。

极端主义拓宽了我们的极限;坏消息是,贪得无厌地追求极端状态导致我们对平凡的事物总是感到不满。

引擎生成了不安于现状的人类能够探索的新领域、新产业、新品牌、新可能性以及“新大陆”,与此相随,提问机器将会适时出现。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