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喊
鲁迅

◆ 自序

只是我自己的寂寞是不可不驱除的,因为这于我太痛苦

◆ 故乡

永别了熟识的老屋,而且远离了熟识的故乡,搬家到我在谋食的异地去。

但又总觉得被什么挡着似的,单在脑里面回旋,吐不出口外去。

他们应该有新的生活,为我们所未经生活过的。

◆ 白光

科举不是唯一出路

◆ 鸭的喜剧

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

◆ 社戏

我深愧浅陋而且粗疏,脸上一热,同时脑里也制出了决不再问的定章

◆ 读后记

没人摁着我的脑袋,告诫我:孔乙己与阿Q “代表”什么,我甚至不知道:这就是文学